画嘉义

嘉义观光旅游网

「自画像」1928年年
收藏

自画像(1928)里的陈澄波,时年33岁。赴日留学的四年时光里,他的绘画 技艺渐臻成熟,两件描绘故乡的风景画也被选入日本最顶尖的美术展览。完成这 幅自画像之后,陈澄波的绘画生涯还将延伸到中国南方,继而返回嘉义。直到 1947年的2月28日来临以前,这位画家将他对于土地的热情灌注在油彩之中, 挥洒成画布里的嘉义公园,乃至于台湾的每一个美丽角落。

「嘉义公园(一)」1937年
收藏

这幅1937年由上海回台后所画的《嘉义公圜(一)》,最初以画中池塘为名《辨 天池》。池塘中央的凤凰木亭亭如伞盖,包覆着画面里一切景物。曲折伸展的枝 叶宛若肢体跃动,传达出旺盛的生命力。原是代表南国的树种,却没有满树红艳 的热带气氛,反倒呈现出中国水墨画般的线条律动。番鸭、天鹅与丹顶鹤,象征 着不同的文化元素,奇幻地融揉在嘉义公园的一方池塘里,构成了画家心目中的 理想风景。

「嘉义公园(三)」1939年
收藏

这幅全景画收集起嘉义公园里的角落风景,视线由近到远,细节却不怎么减 省,仿佛好奇的孩子亟欲探索每个可触及的角落。人工造景的公园里,蜿蜒的溪 流与道路有计画地纵横蜿蜒,与树木的枝条曲折交错成复杂的风景。林木一向是 陈澄波画作当中着重表现的一个子题,画中草木的样态缤纷,是现代化的公园才 能见到的奇景,或许也是画家意欲表现的主题。

「嘉义公园(四)」年代不详
收藏

陈澄波在木板上画出粗略的油彩线条,让树木枝干与一片绿意当中,蓦然出 现红色的鸟居与神桥,带领观者的视线前往池水的彼岸。木板是陈澄波经常使用 的基底材,这位喜好在户外写生的画家,着重的是「事先研究、吟味所画场所的 时代精神,该地的特征」。走进公园角落,从画箱抽出一小块木板,陈澄波的画 笔捕捉了眼前的自然世界,也为弁天池畔的风景留下难得的图像纪录。

「嘉义公园一景」1934年
收藏

手牵着手来到公园里的父母亲与孩子们驻足于栏杆前,好奇地关注猴子们的 一举一动。日治时期,有一部分的公圜会增设画中的动物廄舍,为游人提供额外 的游憩机能,这类型的动物展示,亦可视作现代动物圜在台湾的前身。 2015年, 这幅画曾在X光检查当中,发现画布底层隐藏着另一件裸女画作。为什么要以公 圜风景取代裸女图像呢?恐怕得问问画家才知道了。

「嘉义公园一角」1934年
收藏

湖面、草皮、树丛与树冠,大片的绿意占满了这幅作品。是眼前景物的色彩 和谐吸引了画家的目光,他将公圜角落的池畔与树林,在画布上铺展成美妙的艺 然协奏曲。曾自言「我的画室是在大自然里」,习惯把画架搬到户外的陈澄波, 或许也徜徉在这片缤纷多彩的自然世界里吧。

「儿童乐园」1946年
收藏

尽管只余黑白照片,在画面里,依然可以清楚见到旧时儿童乐园的拱门与右 侧的售票亭,以及手牵着手准备走进乐圜的诸多游客。陈澄波画作当中的点景人 物,时常出现父与子或母与子的配对,表现出画家对亲情主题的关注。战后,这 幅画在第一届省展当中,卖给当时的教育处长,其后辗转不知所终。或许这件作 品目前仍藏身在台湾的某个角落,等待着重见天日的时刻。

「睡莲」年代不详
收藏

不同于其他的嘉义公圜主题作品,这件木板画专注于描绘小池塘里的莲叶, 以及水面上的波纹与池塘中央的石堆。水面下,褐黄色的鱼群似乎正准备四散游 动。 20世纪初期,擅画睡莲的法国画家莫内已然蜚声国际,陈澄波一定也曾在 留学期间接触过他的作品。在他仔细描绘着这幅画的水面光影时,或许也会想起 莫内描绘水塘的精彩技艺吧?

「嘉义公园-神社前步道」年代不详
收藏

通往神社的门口道路平直而齐整,两旁的绿树则为步道上的人们提供了遮荫。道路左侧的树干各自曲折,树丛中却矗立着笔直的路灯与电线杆。远处的石灯笼 与鸟居标志着神社的人口处,再向前走去,就要穿越人境与神境的分界。在这幅 画里,陈澄波利用了简单的线条暗示神社的存在,但他更想要表达的,似乎是现 代事物与传统文化,如何并存于台湾的自然风景当中。

北回归线立标
收藏

方锥状的标志矗立在纵贯铁道旁,高耸的纪念性建物象征着帝国的荣耀,同时也将南国台湾的特色浓缩为两行科学化的描述。 「北纬二十三度二十七分四秒」,正是这些数字,孕育了福尔摩沙岛上丰饶的多样性。缘此而生的蓊郁的山,碧蓝的海,艳阳下的原野,北回归线上这座岛屿的万千风景,都将在陈澄波的画里,表现出绝美的颜色。

自画像(二)
收藏

画里的陈澄波焕发着自信,夏日的扶桑花也在他身后绽放出灿烂的色彩。关于自己,这位35岁的画家在油彩的世界里,发现了一种理想的表达方式。从日本来到上海,陈澄波的艺术生涯进入了另一个阶段。在那里,他吸收了中国传统绘画的概念与技法,并且找到了与以往不同的风景题材。这幅自画像,或许也表现了他对未来的信心与期盼。

北回归线地标
收藏

或许是趁着暑假返台,陈澄波再度走进了嘉义市郊的那片原野,来到北回归线标志的所在。数年前他以水彩描绘的标塔,已被改造成崭新的模样,而今天,他准备要以不同的绘画技法,再次挑战这个人造的现代奇景。像是大卫与哥利亚的对决,画家站在巨大的标塔前方,审视着画箱里的颜料管。他该如何运用手中的油彩,收服这个对手呢?

玉山积雪
收藏

赭红色的土地,蓊郁苍翠的峰峦,覆盖山脉的珂雪,静寂而晦暗的深蓝色天幕,沉邃庄严的气韵,淀积于一层层厚重的油彩之中,堆叠成画家对自然世界的崇敬与礼赞。简劲的笔触蕴藏着多变的色彩。这幅画中,陈澄波诉说的不再是悠长的故事,而是语言凝练的一首诗。诗句里的玉山卓然屹立,洁白的光芒里,仿佛能望见岛屿的气韵神魂。

木材工厂
收藏

铁轨、工厂、烟囱、缆线,巨大的水泥建筑与轰隆作响的机械──号称「东洋第一」的嘉义制材场集合了种种现代化的奇观。 1920年代初期,整个嘉义以木材产业为核心,逐渐发展成繁荣的大都市。城北近郊的制材场,则是促成这一切改变的动力来源。陈澄波的少年时代,嘉义经历了巨大的改变。这幅水彩画,或许可以看作一种历史的见证。

制材工厂
收藏

泛黄的旧照片虽然失去了油彩的颜色,画面里的风景却依旧生动鲜明。起重机上的滑轮正飞快旋动,手持长竿的工人们则与池中的木块奋力搏斗。巨大的原木堆满了整个厂区,即便战争才刚刚结束,工厂却是一派繁盛欣荣。在绘画生涯的初始与末尾,陈澄波都曾来到嘉义制材场作画。仔细比较这两件作品,你又看见了哪些不一样的变化呢?

西荟芳
收藏

南国艳阳下,枝叶繁茂的大树给往来行人提供了一方遮荫,满载果物、贩卖冰品的摊车,似也提示着热带岛屿的气候炎炽。和服、旗袍、洋装,将不同文化脉络穿着为衣裳的三个女人,在市街里交穿而过。挑着担子微微佝偻的劳动者,则是这片土地上最常见的朴拙身影。西荟芳的午后宁静安好,但画中暗藏的语汇其实各自有声,各自低吟。

八月城隍祭典
收藏

红色、黄色、橙色、绿色……热闹滚滚的游行队列走进了画布当中,转化成五彩缤纷的色块,我们仿佛也能够从混杂纷乱的线条里,感受到街上的人群杂沓与金鼓喧嚣。自1929年远赴上海教书的陈澄波,若趁着暑假返乡,总会碰上每年八月初的城隍绕境。对他而言,这场民俗文化的盛典是故乡的代表性风景,也是他必定不会错过的创作主题。

城隍祭典
收藏

游行队伍爆出了热烈喝采,踩着高跷的表演者身姿灵动,惹得人们瞪大了眼睛,深怕错过任何精彩时刻。围观群众总是兴奋地昂首张望,而画家却低着头,在纸页上奋笔疾行。凌乱的铅笔线条敷上简单的水彩颜色,便是一帧庙会即景。带着素描本走进汹涌的人群之中,陈澄波不仅参与了1933年的城隍绕境,也为家乡风土留下难得的图像纪录。

洗衣
收藏

清浅的水流畔,妇人们蹲低身子使劲地搓揉衣衫,如镜的水面上倒映出勤劳的身影。村里新闻、家庭琐事,也趁着肩并肩的洗濯劳动,在这个小小角落里流通交换。而在她们身旁,跟着母亲来到洗衣场的孩子,正要踩进水里恣肆嬉戏。水边浣衣的场景是台湾乡土的亲切记忆,凝视这幅画,仿佛能听见水花泼溅,在岸上的谈笑声中轻轻响起。

玉山暖冬
收藏

覆盖在山脉上的雪白提示了冬日的降临,但画境里的嘉义,仍有温煦的阳光。日头在围墙的背面拉出了长长的影子,也在画境里漫成了悠闲安适的氛围。暖洋洋的空气里,人们的脸孔,似乎也被烘成了红通通的颜色。在陈澄波的画布上,故乡嘉义这块土地,多半散发着温热的气息。而对你来说,家乡的印象与颜色,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展望诸罗城
收藏

绿色在辽阔的土地里四处漫流,在树干上旋转成丰满的羽翼。亮黄的、碧翠的、阴郁的、明快的,深浅层次繁复的绿,谱成一首华丽的组曲。远处的楼房点缀着几许与众不同的青绿,像隐藏在画里的宝石,闪动着微光。连绵的绿色浪涛接连着地平线上的蓝天白云,展望故乡的风景,陈澄波将心底的感受,铺展为一幅繁盛而欢快的美丽图画。

嘉义郊外
收藏

宁静的乡间气氛却挤满了景物细节,一幅画仿佛有说不尽的故事。院落里,妇人的背影是整件作品的焦点。围绕在周遭的鸡群、孩子与晾衣架,都提示了她的默默劳动与辛勤付出。古朴农家的后方是现代化的牧场,三角形的屋顶接连着远方山峦,营造出高低起伏的连绵动势。而高耸的玉山总是屹立在陈澄波的画作里,它究竟象征了什么呢?

玉山远眺
收藏

彩管挤溢出的厚重颜料,点缀成草坡上的景物,擦旋成繁茂的树丛。线条在前景里四处跃动,显得生机蓬勃。但若抬头遥望,平涂而成的远景当中,却见玉山壮峙,苍鹰浮掠。山头上的皓然白雪,映照出幽深渺远的气氛。从嘉义郊外远眺新高山顶,陈澄波仔细吟味两个境界的风景印象,将眼前所见的广远辽阔,安排成一件精致小巧的作品。

嘉义街外(三)
收藏

沟渠接连着道路,庙檐上的翘脊在街边勾成醒目的弧形,展开在陈澄波眼前的风景,就是他曾经透过绘画介绍到日本的故乡样貌。相较于早前那件获选帝展的杰作,在这幅画里,现代化的作用力,似乎更进一步地形塑了秩序的齐整。遥望着远方的嘉义市街,陈澄波再次完成了一件相仿的风景画,或许也是为这座城市的转变,留下某种纪录。

田园
收藏

母亲牵着孩子的手,慢悠悠地走下山坡。再过一会,两人的身影便要没入小径的转角。前头,挑着扁担的阿伯踩着沉稳的步伐,正准备与母女俩错身而过。遥望远方,平行排列的田埂与农作物画出了齐整的线条,其间还点缀着一些辛勤劳动的身影。画里的田园气氛宁静而祥和,我们仿佛也能走到画中的那条小径,感受吹拂树梢的徐徐微风。

嘉义街景
收藏

新式楼房矗立在市街当中,与邻近的木头房子、传统店屋形成有趣的对比。建筑物的周围,阳光徐徐降落,在地面上铺成大片的暖黄。沐浴在温热的光线里,画中的一切景物也映现出和煦可爱的颜色。近景一株大树伸展成蓬幕,仿佛要为街上的人群提供遮荫。闭上眼睛,试着走进陈澄波的画境里,或许,你也能触摸到属于这片土地的温度。

初秋
收藏

城镇角落的风景里,几何线条相互交错,庙宇的翘脊、木造房舍的山形顶、西洋风味的小屋……各种各样的建筑物,构成了韵律起伏有致的美妙画面。阔叶树的枝干有力地伸展,绿荫环绕着画境,即便是初秋时节的南国,依旧表现出旺盛的自然生命力。衣衫静静晾晒在木架子上,望着栏杆外的小世界,你是否也感受到安适与悠闲的气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