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嘉義

嘉義觀光旅遊網 Travel in Chiayi

「自畫像」1928年
收藏

「自畫像」1928年

自畫像(1928)裡的陳澄波,時年33歲。赴日留學的四年時光裡,他的繪畫 技藝漸臻成熟,兩件描繪故鄉的風景畫也被選入日本最頂尖的美術展覽。完成這 幅自畫像之後,陳澄波的繪畫生涯還將延伸到中國南方,繼而返回嘉義。直到 1947年的2月28日來臨以前,這位畫家將他對於土地的熱情灌注在油彩之中, 揮灑成畫布裡的嘉義公園,乃至於臺灣的每一個美麗角落。

「嘉義公園(一)」1937年
收藏

「嘉義公園(一)」1937年

這幅1937年由上海回臺後所畫的《嘉義公圜(一)》,最初以畫中池塘為名《辨 天池》。池塘中央的鳳凰木亭亭如傘蓋,包覆著畫面裡一切景物。曲折伸展的枝 葉宛若肢體躍動,傳達出旺盛的生命力。原是代表南國的樹種,卻沒有滿樹红艷 的熱帶氣氛,反倒呈現出中國水墨畫般的線條律動。番鴨、天鵝與丹頂鶴,象徵 著不同的文化元素,奇幻地融揉在嘉義公園的一方池塘裡,構成了畫家心目中的 理想風景。

「嘉義公園(三)」1939年
收藏

「嘉義公園(三)」1939年

這幅全景畫收集起嘉義公園裡的角落風景,視線由近到遠,細節卻不怎麼減 省,彷彿好奇的孩子亟欲探索每個可觸及的角落。人工造景的公園裡,蜿蜒的溪 流與道路有計畫地縱橫蜿蜒,與樹木的枝條曲折交錯成複雜的風景。林木一向是 陳澄波畫作當中著重表現的一個子題,畫中草木的樣態繽紛,是現代化的公園才 能見到的奇景,或許也是畫家意欲表現的主題。

「嘉義公園(四)」年代不詳
收藏

「嘉義公園(四)」年代不詳

陳澄波在木板上畫出粗略的油彩線條,讓樹木枝幹與一片綠意當中,驀然出 現紅色的鳥居與神橋,帶領觀者的視線前往池水的彼岸。木板是陳澄波經常使用 的基底材,這位喜好在戶外寫生的畫家,著重的是「事先研究、吟味所畫場所的 時代精神,該地的特徵」。走進公園角落,從畫箱抽出一小塊木板,陳澄波的畫 筆捕捉了眼前的自然世界,也為弁天池畔的風景留下難得的圖像紀錄。

「嘉義公園一景」1934年
收藏

「嘉義公園一景」1934年

手牽著手來到公園裡的父母親與孩子們駐足於欄杆前,好奇地關注猴子們的 一舉一動。日治時期,有一部分的公圜會增設畫中的動物廄舍,為遊人提供額外 的遊憩機能,這類型的動物展示,亦可視作現代動物圜在臺灣的前身。2015年, 這幅畫曾在X光檢查當中,發現畫布底層隱藏著另一件裸女畫作。為什麼要以公 圜風景取代裸女圖像呢?恐怕得問問畫家才知道了。

「嘉義公園一角」1934年
收藏

「嘉義公園一角」1934年

湖面、草皮、樹叢與樹冠,大片的綠意佔滿了這幅作品。是眼前景物的色彩 和諧吸引了畫家的目光,他將公圜角落的池畔與樹林,在畫布上鋪展成美妙的藝 然協奏曲。曾自言「我的畫室是在大自然裡」,習慣把畫架搬到戶外的陳澄波, 或許也徜徉在這片繽紛多彩的自然世界裡吧。

「兒童樂園」1946年
收藏

「兒童樂園」1946年

儘管只餘黑白照片,在畫面裡,依然可以清楚見到舊時兒童樂園的拱門與右 側的售票亭,以及手牽著手準備走進樂圜的諸多遊客。陳澄波畫作當中的點景人 物,時常出現父與子或母與子的配對,表現出畫家對親情主題的關注。戰後,這 幅畫在第一屆省展當中,賣給當時的教育處長,其後輾轉不知所終。或許這件作 品目前仍藏身在臺灣的某個角落,等待著重見天日的時刻。

「睡蓮」年代不詳
收藏

「睡蓮」年代不詳

不同於其他的嘉義公圜主題作品,這件木板畫專注於描繪小池塘裡的蓮葉, 以及水面上的波紋與池塘中央的石堆。水面下,褐黃色的魚群似乎正準備四散游 動。20世紀初期,擅畫睡蓮的法國畫家莫内已然蜚聲國際,陳澄波一定也曾在 留學期間接觸過他的作品。在他仔細描繪著這幅畫的水面光影時,或許也會想起 莫内描繪水塘的精彩技藝吧?

「嘉義公園-神社前步道」年代不詳
收藏

「嘉義公園-神社前步道」年代不詳

通往神社的門口道路平直而齊整,兩旁的綠樹則為步道上的人們提供了遮蔭。 道路左側的樹幹各自曲折,樹叢中卻矗立著筆直的路燈與電線桿。遠處的石燈籠 與鳥居標誌著神社的人口處,再向前走去,就要穿越人境與神境的分界。在這幅 畫裡,陳澄波利用了簡單的線條暗示神社的存在,但他更想要表達的,似乎是現 代事物與傳統文化,如何並存於臺灣的自然風景當中。

北回歸線立標
收藏

北回歸線立標

方錐狀的標誌矗立在縱貫鐵道旁,高聳的紀念性建物象徵著帝國的榮耀,同時也將南國臺灣的特色濃縮為兩行科學化的描述。「北緯二十三度二十七分四秒」,正是這些數字,孕育了福爾摩沙島上豐饒的多樣性。緣此而生的蓊鬱的山,碧藍的海,艷陽下的原野,北回歸線上這座島嶼的萬千風景,都將在陳澄波的畫裡,表現出絕美的顏色。

自畫像(二)
收藏

自畫像(二)

畫裡的陳澄波煥發著自信,夏日的扶桑花也在他身後綻放出燦爛的色彩。關於自己,這位35歲的畫家在油彩的世界裡,發現了一種理想的表達方式。從日本來到上海,陳澄波的藝術生涯進入了另一個階段。在那裡,他吸收了中國傳統繪畫的概念與技法,並且找到了與以往不同的風景題材。這幅自畫像,或許也表現了他對未來的信心與期盼。

北回歸線地標
收藏

北回歸線地標

或許是趁著暑假返臺,陳澄波再度走進了嘉義市郊的那片原野,來到北回歸線標誌的所在。數年前他以水彩描繪的標塔,已被改造成嶄新的模樣,而今天,他準備要以不同的繪畫技法,再次挑戰這個人造的現代奇景。像是大衛與哥利亞的對決,畫家站在巨大的標塔前方,審視著畫箱裡的顏料管。他該如何運用手中的油彩,收服這個對手呢?

玉山積雪
收藏

玉山積雪

赭红色的土地,蓊鬱蒼翠的峰巒,覆蓋山脈的珂雪,靜寂而晦暗的深藍色天幕,沉邃莊嚴的氣韻,澱積於一層層厚重的油彩之中,堆疊成畫家對自然世界的崇敬與禮讚。簡勁的筆觸蘊藏著多變的色彩。這幅畫中,陳澄波訴說的不再是悠長的故事,而是語言凝練的一首詩。詩句裡的玉山卓然屹立,潔白的光芒裡,彷彿能望見島嶼的氣韻神魂。

木材工廠
收藏

木材工廠

鐵軌、工廠、煙囪、纜線,巨大的水泥建築與轟隆作響的機械──號稱「東洋第一」的嘉義製材場集合了種種現代化的奇觀。1920年代初期,整個嘉義以木材產業為核心,逐漸發展成繁榮的大都市。城北近郊的製材場,則是促成這一切改變的動力來源。陳澄波的少年時代,嘉義經歷了巨大的改變。這幅水彩畫,或許可以看作一種歷史的見證。

製材工廠
收藏

製材工廠

泛黃的舊照片雖然失去了油彩的顏色,畫面裡的風景卻依舊生動鮮明。起重機上的滑輪正飛快旋動,手持長竿的工人們則與池中的木塊奮力搏鬥。巨大的原木堆滿了整個廠區,即便戰爭才剛剛結束,工廠卻是一派繁盛欣榮。在繪畫生涯的初始與末尾,陳澄波都曾來到嘉義製材場作畫。仔細比較這兩件作品,你又看見了哪些不一樣的變化呢?

西薈芳
收藏

西薈芳

南國豔陽下,枝葉繁茂的大樹給往來行人提供了一方遮蔭,滿載果物、販賣冰品的攤車,似也提示著熱帶島嶼的氣候炎熾。和服、旗袍、洋裝,將不同文化脈絡穿著為衣裳的三個女人,在市街裡交穿而過。挑著擔子微微佝僂的勞動者,則是這片土地上最常見的樸拙身影。西薈芳的午後寧靜安好,但畫中暗藏的語彙其實各自有聲,各自低吟。

八月城隍祭典
收藏

八月城隍祭典

紅色、黃色、橙色、綠色……熱鬧滾滾的遊行隊列走進了畫布當中,轉化成五彩繽紛的色塊,我們彷彿也能夠從混雜紛亂的線條裡,感受到街上的人群雜沓與金鼓喧囂。自1929年遠赴上海教書的陳澄波,若趁著暑假返鄉,總會碰上每年八月初的城隍遶境。對他而言,這場民俗文化的盛典是故鄉的代表性風景,也是他必定不會錯過的創作主題。

城隍祭典
收藏

城隍祭典

遊行隊伍爆出了熱烈喝采,踩著高蹺的表演者身姿靈動,惹得人們瞪大了眼睛,深怕錯過任何精彩時刻。圍觀群眾總是興奮地昂首張望,而畫家卻低著頭,在紙頁上奮筆疾行。凌亂的鉛筆線條敷上簡單的水彩顏色,便是一幀廟會即景。帶著素描本走進洶湧的人群之中,陳澄波不僅參與了1933年的城隍遶境,也為家鄉風土留下難得的圖像紀錄。

洗衣
收藏

洗衣

清淺的水流畔,婦人們蹲低身子使勁地搓揉衣衫,如鏡的水面上倒映出勤勞的身影。村里新聞、家庭瑣事,也趁著肩並肩的洗濯勞動,在這個小小角落裡流通交換。而在她們身旁,跟著母親來到洗衣場的孩子,正要踩進水裡恣肆嬉戲。水邊浣衣的場景是臺灣鄉土的親切記憶,凝視這幅畫,彷彿能聽見水花潑濺,在岸上的談笑聲中輕輕響起。

玉山暖冬
收藏

玉山暖冬

覆蓋在山脈上的雪白提示了冬日的降臨,但畫境裡的嘉義,仍有溫煦的陽光。日頭在圍牆的背面拉出了長長的影子,也在畫境裡漫成了悠閒安適的氛圍。暖洋洋的空氣裡,人們的臉孔,似乎也被烘成了紅通通的顏色。在陳澄波的畫布上,故鄉嘉義這塊土地,多半散發著溫熱的氣息。而對你來說,家鄉的印象與顏色,又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展望諸羅城
收藏

展望諸羅城

綠色在遼闊的土地裡四處漫流,在樹幹上旋轉成豐滿的羽翼。亮黃的、碧翠的、陰鬱的、明快的,深淺層次繁複的綠,譜成一首華麗的組曲。遠處的樓房點綴著幾許與眾不同的青綠,像隱藏在畫裡的寶石,閃動著微光。連綿的綠色浪濤接連著地平線上的藍天白雲,展望故鄉的風景,陳澄波將心底的感受,鋪展為一幅繁盛而歡快的美麗圖畫。

嘉義郊外
收藏

嘉義郊外

寧靜的鄉間氣氛卻擠滿了景物細節,一幅畫彷彿有說不盡的故事。院落裡,婦人的背影是整件作品的焦點。圍繞在周遭的雞群、孩子與晾衣架,都提示了她的默默勞動與辛勤付出。古樸農家的後方是現代化的牧場,三角形的屋頂接連著遠方山巒,營造出高低起伏的連綿動勢。而高聳的玉山總是屹立在陳澄波的畫作裡,它究竟象徵了什麼呢?

玉山遠眺
收藏

玉山遠眺

彩管擠溢出的厚重顏料,點綴成草坡上的景物,擦旋成繁茂的樹叢。線條在前景裡四處躍動,顯得生機蓬勃。但若抬頭遙望,平塗而成的遠景當中,卻見玉山壯峙,蒼鷹浮掠。山頭上的皓然白雪,映照出幽深渺遠的氣氛。從嘉義郊外遠眺新高山頂,陳澄波仔細吟味兩個境界的風景印象,將眼前所見的廣遠遼闊,安排成一件精緻小巧的作品。

嘉義街外(三)
收藏

嘉義街外(三)

溝渠接連著道路,廟簷上的翹脊在街邊勾成醒目的弧形,展開在陳澄波眼前的風景,就是他曾經透過繪畫介紹到日本的故鄉樣貌。相較於早前那件獲選帝展的傑作,在這幅畫裡,現代化的作用力,似乎更進一步地形塑了秩序的齊整。遙望著遠方的嘉義市街,陳澄波再次完成了一件相仿的風景畫,或許也是為這座城市的轉變,留下某種紀錄。

田園
收藏

田園

母親牽著孩子的手,慢悠悠地走下山坡。再過一會,兩人的身影便要沒入小徑的轉角。前頭,挑著扁擔的阿伯踩著沉穩的步伐,正準備與母女倆錯身而過。遙望遠方,平行排列的田埂與農作物畫出了齊整的線條,其間還點綴著一些辛勤勞動的身影。畫裡的田園氣氛寧靜而祥和,我們彷彿也能走到畫中的那條小徑,感受吹拂樹梢的徐徐微風。

嘉義街景
收藏

嘉義街景

新式樓房矗立在市街當中,與鄰近的木頭房子、傳統店屋形成有趣的對比。建築物的周圍,陽光徐徐降落,在地面上鋪成大片的暖黃。沐浴在溫熱的光線裡,畫中的一切景物也映現出和煦可愛的顏色。近景一株大樹伸展成蓬幕,彷彿要為街上的人群提供遮蔭。閉上眼睛,試著走進陳澄波的畫境裡,或許,你也能觸摸到屬於這片土地的溫度。

初秋
收藏

初秋

城鎮角落的風景裡,幾何線條相互交錯,廟宇的翹脊、木造房舍的山形頂、西洋風味的小屋……各種各樣的建築物,構成了韻律起伏有致的美妙畫面。闊葉樹的枝幹有力地伸展,綠蔭環繞著畫境,即便是初秋時節的南國,依舊表現出旺盛的自然生命力。衣衫靜靜晾曬在木架子上,望著欄杆外的小世界,你是否也感受到安適與悠閒的氣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