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豉辣椒

嘉義觀光旅遊網 Travel in Chiayi

豆豉辣椒

  「哈日風」曾經熱滾滾,在日風盛行的年代,一些少年仔看的是日劇;張口閉口說的是「歐伊喜」、「卡哇伊」;吃的是生魚片、壽司…,具有養身保健功效的納豆,更風靡一時。

  一九八六年,日本富崎醫科大學的須見洋行博士發現納豆中含有天然的血栓溶解酵素,並命名為納豆菌酵素( 納豆激酶Nattokinase),透過日本NHK 電視台報導「納豆含有強而有力的血栓溶解酵素」,在日本掀起一片納豆熱,也引起全世界的矚目。

  日本人認為常吃納豆對引起血管心肌梗塞的血栓有引力的溶解作用。因此成為健康食品,這股熱潮,還傳到歐美各國,阿逗仔都趨之若鶩,臺灣的許多哈日族怎能錯過「東瀛大補帖」? 雖然納豆口感有點怪,但還是努力品嚐,儘管國人吃了不少納豆,但卻鮮有人知道納豆就是中國的水豆豉( 醬豆、捂醬豆),咱們老祖宗早就吃了幾千年。

  高齡八十七歲的薛老奶奶( 邱仲芳) 深怕日本人偷走我們的水豆豉,再三的告訴大夥「納豆就是水豆豉!」老奶奶娓娓提起陳年往事,在湖南湘潭家鄉,每年農曆十二月初八,家家戶戶要煮臘八粥,由於沒用完的黃豆,放久了會變質,嚴重的還會有霉味,她母親不願糟蹋糧食,就會把黃豆拿來做水豆豉、乾豆豉。

  薛奶奶說,她與在空軍任職的先生,跟隨政府撤退到臺灣後,輾轉搬進吳鳳新村,當時,政府基於照顧空軍生活,配給的眷糧除了主副食外,每個月另外加發三台斤黃豆( 陸軍、海軍眷屬都沒有)。這些美國進口的黃豆,在生活困窘的民國四、五十年,對眷村人來說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黃豆除了用來磨豆漿當早餐外,主要是做先生最愛吃的黃豆燉牛肉,剩下的黃豆,也不知該如何處理。有一年的臘八,她熬煮臘八粥時,小時候母親將黃豆用來做豆豉的影像突然浮現腦海,於是四處拜師,總算學會做豆豉的功夫。

  做水豆豉先要將黄豆洗乾淨,浸泡約六小時後,以大火、中火煮約兩個半小時,瀝乾水,放進布袋或蒲包,再以棉被捂住,讓黃豆發酵,約捂悶六天(視室温發酵情況),黃豆外觀滋生一層白色細毛,就可取出製做水豆豉、乾豆豉。

  水豆豉、乾豆豉都是下飯的好東西,乾豆豉炒辣椒更是薛家三代的最愛,透過薛奶奶的巧手,五個子女、八個孫兒個個都是豆豉炒辣椒的「死忠兼換帖」,五個孩子出外求學、就業,回家一定帶上一罐媽媽的愛心豆豉辣椒,現在,則換成第三代的孫子輩攜帶奶奶的愛心豆豉辣椒。一罐豆豉辣椒將薛家三代緊緊連在一起。

分享:
照片花絮
上一頁 下一頁